今天美国的中国轮胎特保案出现了我们最不愿意

时间:2018-11-28 03:16来源:http://www.baidu.com/作者:佚名点击:

导读:
扫描关注公众号

郭哲,上个世纪70年代生人,从事过不少行业,现混迹于媒体。写点文章,主要是为了让自己过的好一点,也希望能让大家过的好一点,别无他求。

对话周瑞金:下一个十年要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为“以经济社会建设为中心”

郭哲:各位和讯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光临和讯网核心访谈节目。今天美国的中国轮胎特保案出现了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北京时间9月12日白宫宣布,美国总统巴拉克 奥巴马决定对从中国进口轮胎实施限制关税,为期三年。白宫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第一年将对从中国进口的轮胎加征35%关税,第二年加征30%,第三年加征25%。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奥巴马做出了这一决定?这一决定对中美两国都意味着什么?怎么看待中国的反制措施?奥巴马的这一做法是否说明其已经全面走向贸易保护主义?如果世界各国都开始实行贸易保护主义,是否会影响世界经济复苏?中国该如何应对越来越严重的国际贸易摩擦?为了更好的分析和探讨这些问题,我们特别邀请了商务部研究院梅新育博士来和和讯网友深入剖析这一特保案的前因后果。

梅新育:49%在意料之中,51%在意料之外。因为在此前奥巴马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把实施特保方案提议递交奥巴马的时候,我个人认为奥巴马有51%的可能是像布什那样否决,49%的可能是同意。现在他选择了我认为49%机率的,但是他把加征附加关税率降了20%个百分点,按照他提的方案第一年是55%,他现在降到35%,后来两年降了10%到15%个百分点。我没有想到他降了税率,当时猜到有49%的可能他可能会同意实施。

郭哲: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可能都是意料之外,那么就你来看,到底是什么原因奥巴马做出这样的决定?

梅新育:促使奥巴马做出这样决定的因素应该是多方面的,奥巴马在竞选的时候大量的拉拢劳工团体对他的支持。为赢得劳工团体的支持他讲了很多诺言,讲了很多充分贸易保护主义色彩的言论,他做竞选的时候他的许多言论已经在我们商务部门引起了严重的关注。当然,他目前采取的措施可能与竞选时候的言论相比程度轻了很多。尽管在美国的竞选体制下,当选之后跟干的事情跟竞选时候许的诺言是两回事,但是多少还有点重叠之处。欠了在劳工团体的之情,他多多少少总要还一些,即使不还百分之百,打个折扣还50%、60%也是需要的。

第二点,他做出这样的决定,赢得劳工团体的支持,因为他现在遇到了难关,引起很大争议的医改方案作为交换支持票。按道理说,奥巴马目前以超高人气当选总统,他当选新总统的“蜜月”没有完全过完,人气还是很高,也就是说在正常情况下他这时候需要贸易保护主义势力给他增加人气,增加支持的需求不是特别强烈。问题是奥巴马他现在碰到了医疗保险方案要通过的问题,为此他需要额外的支持势力,这样就是贸易保护主义的设立。虽然在很多人看来是属于垃圾范畴,垃圾他也要拉拢一下。从更深远的一点来看,我个人认为奥巴马的这些决定,美国紧锣密鼓对中国一些责任,他应该体现美国某一部分势力,心里深处的帝国思维。一般正常的经济思维是这样的,在这一次危机中中国相应的软硬实力提升了很多,美国软硬实力相对削弱了很多,这个时候我对于中国的需求增长了很多,在特别需要中国帮助的时候,我可能应该少跟中国闹一些争端,这才是正常的经济思维。但是如果是帝国思维,那可能完全相反。他认为他把中国当做最大的潜在竞争对手,恰恰是因为危机使得中国相对实力上升,他觉得有更强烈的动机,更强烈的欲望,想要打击中国,贸易争端是可以选用的手段,我想在一

他的这种措施站在美国的立场上有帝国思维也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我是美国人,我也会毫不犹豫对美国竞争对手施加种种的遏制措施。但是问题是他选择这样一个突破口很不恰当,是很没道理的一个突破口。

郭哲:奥巴马说他做的这些决定都是符合WTO原则的,你认为他这些决定是否符合WTO相关规则或者我们当初签署的WTO协议?

梅新育:调查特保措施,入世里面有这样的规定条款,但是实施特保措施的先决条件,就这个案子来讲是不完全的。实施特保措施,中国的进口在短期内有了非常迅速的增长,而且正是这种进口的增长,对美国国内轮胎产业构成了损害。但问题就是说,美国从中国进口轮胎的增长,11%的增长在当年美国对轮胎需求比起来,11%的怎样是非常温和的。恰恰是在美国海关统计,中国轮胎进口增长最快的一年是2007年,,%,恰恰是那一年,美国轮胎产业实现了整体盈利。别的年份增长没有,他是在亏损的,所以事实可以表明,他们美国轮胎产业遇到的问题不是中国进口快速增长造成的。美国的轮胎产业,本土产的轮胎和中国进口轮胎是在不同细分市场上,风牛马不相及,无法产生竞争。美国的市场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原装市场,就是汽车厂原装的市场。再一部分是替换胎,你已经买了车里面替换的轮胎。替换胎市场里又分三级,第一梯队市场,第二梯队市场,第三梯队市场。第一梯队市场是高档的,第三梯队是比较低档的。美国大量厂商是OEM,也就是说原装市场,再就是替换胎市场第一、第二梯队,但是从中国进口大部分集中

郭哲:很多人认为以前美国经济出现很大的问题,美国对中国有很大需求,希望中国跟他合作,所以在很多事情上也考虑了中国的利益和感受。现在美国经济刚刚看到复苏迹象,奥巴马就翻脸不认人,因此很难说美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梅新育:也不完全是这样,即使在美国经济最糟糕的时候,他的贸易保护主义一点不弱,反而大大加强。不要忘了,购买美国货条款是什么时候通过的,正是他的危机闹的如火如荼的时候通过的。他倒也不是看到有些好处,马上翻脸不认人。美国经济好转还很削弱,主要体现在资产市场里,实体经济部门还差的很远。特别是像就业市场上,%失业率,多少年的最高水平,离真正的复苏还差的很远。

梅新育:对中国出口企业来说冲击比较大,特别是对中国市场的外商投资的轮胎企业,因为外资轮胎企业,我们对美国出口轮胎有三分之二是外资企业生产的。再一个规模不是太大,没有树立自己的品牌形象,主要是依靠价格策略竞争的企业。对这些企业加征35%惩罚性关税,他的价格竞争力就完全丧失了。而价格竞争力的丧失,他丧失了价格竞争力他就没有别的竞争因素了。这两年美国国内轮胎市场来自泰国、巴西这些国家的轮胎进口增长很快,特别是2007年从巴西和其他国家的进口增幅达到了42%,。在这种情况下,因为美国限制中国的轮胎,我想很多原来中国轮胎的消费者会转向购买巴西、泰国生产的轮胎。因为这些人是收入不太高的阶层,他们对价格的敏感度是相当高的。

郭哲:这一决定可能会影响中国十万人的就业,而这十万人背后又是十万个家庭,每个家庭有五个人是五十万人,这个影响是非常巨大的。美国采取这样的措施,虽然对其有的行业有利,但是对轮胎零售业也也很大的不利,对美国是不是也有很大不利的影响?

梅新育:这样的一个措施对于中国就业影响是相当大的,这部分出口对美国轮胎出口有22亿美元,直接相关的就业有差不多你刚才讲的十万人。美国就算这部分进口能够让他有两万左右的就业,但是由此造成他拉动进口的减少,他进口相关行业减少的就业可能要有十万,美国就业净损失可能会造成八万。当然问题在这里,他能够保住就业的人口,美国钢铁联合会政治游说能力是要付出代价的。

郭哲:我们想知道美国对轮胎采取的措施,是不是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是不是对其他的行业,比如其纺织业现在也蠢蠢欲动,还有钢铁业、农产品领域和食品领域会不会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是否引发别的国家对中国采取相应的措施?

梅新育:这不是说会引发连锁反应,美国率先掀起贸易保护主义的高潮,已经掀起了连锁反应,在美国已经体现的非常明显。在今年六月份,十天之内美国对我们钢铁产品搞了三起连反。我们知道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在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之后彻底中段了22年时间。1972年尼克松访华,中美之间贸易重新恢复,到现在为止有37年时间,37年里美国跟我们贸易争端很多,但是不存在十天之内搞三起案子,所以连锁反应是连锁反应,但是轮胎特保案不是连锁反应的起点,而是别的起点引发的连锁反应,是一个链接的一环。

郭哲:所以大家也担心它会引发更多的,包括别的国家更多也会对中国采取这种措施,所以我想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说反制措施也好,报复措施也好显得更为重要。

梅新育:中国反制措施有他的重要性,中国的反制措施也许不能挽回此前已经采取的贸易争端和限制措施,但是他可以威慑贸易伙伴国保护主义的势力,迫使他们谨慎从事,从而减少日后遇到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我们这样的贸易反制,或者说贸易报复措施,更多的是着眼于未来,而不是着眼于以往。我们贸易报复措施用的太少了,人家觉得对中国先发制人,你也不会付出什么代价,就是这样一个心态。

郭哲:所以以前很多国家对实施了一些不利于中国的贸易措施之后,中国好像没有什么很大的反应,没有很强烈的报复,所以各国更加肆无忌惮对中国实施各种各样的贸易保护政策。

梅新育:对,中国贸易报复措施非常的少,就中美经贸关系来说,刚才讲了中美恢复正常的贸易关系到现在为止是37年的时间,37年的时间里,特别是80年代后期以来,平均每年美国对中国商品搞的贸易争端总有两位数,甚至更多一点。但是中国对美国的贸易报复,到目前为止这37年总共搞了多少?如果不算这一次就是一起,那是1983年,1983年美国宣布限制进口中国纺织品,中国宣布贸易报复清单,减少购买美国的羊毛和其他的东西,以次作为报复。在这儿之后,中国没有采取过贸易报复的措施。

但是贸易报复是不是需要的?我认为是需要的,贸易报复本身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是一个贸易大国,而且贸易依存度在全世界所有大国中是最高的,对于我们来说搞全面的贸易站并不符合我们的利益。我们的贸易报复措施,也就是说国际贸易体系的和平是我们追求的,但是维护和平需要武装,你不能说我们中国人民热爱和平,为了表示我们热爱和平我们把解放军全部复员,恐怕我们今天复员了,当天晚上我们就要陷入战乱。同样的,我们为了贸易体系的和平,我们也需要以贸易报复作为武器。毛主席给我们教导过一句,以斗争求团结,则能团结成。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

郭哲:这么多年,别国对中国实施了很多贸易保护措施,我们却很少的对他们进行贸易报复,为什么会这样?

梅新育:可能是多方面原因,我们国家民间有和为贵的传统,好像打官司是很晦气,咄咄逼人是很晦气的事情。再一个,我想可能有一些客观的因素,我们的贸易依存度比较高,怕打起贸易战来我们损失太大,吃不消。我们把友好 和国际之间的友谊有一个区分。我们是讲友谊,但是友谊团结不意味着我们要放弃自己的立场和自己的利益,但是恰恰在这方面我们有很多误区。我读过一篇长篇小说,他描写了抗美援朝志愿军将士的生活,本来他能激励人心,但是在这之前没有人看得起这是东亚病夫,但是在这儿之后没有人敢说这是东亚病夫了。但是当初中美建交凯特总统访华,为了给凯特访华创造良好气氛,把当时正在电台里播放的《东方红》给停播了,你说这是为什么?何必要这样。我们在黑龙江黑河,黑河是原来丧权辱国瑷珲条约签署的地方,瑷珲条约签署的地方我们直接丧失了黑龙江以而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在义和团战乱那一年,沙皇俄国出兵17万全面侵占东北,并把住在黑河对面数万中国人赶到黑龙江里淹死。为纪念这些我们黑河设了一个纪念馆,讲述我们丧失领土和我们遭受屠杀,每一个人去看的话都感到深受震撼,维护我们独立自由是多少重要。但是这个馆到现在,常常受到来自上面来自官员的压力

郭哲:我们一些领导者的思维在如何看待对外的交往,如何看待跟外国之间的友谊等方面存在很大的误区,确实是这样。我们回到特保案,昨天商务部宣布依照中国法律和世贸组织相关规则,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进口汽车产品和肉鸡产品启动反倾销和反补贴立案审查程序。怎么看待中国的这一反制措施?是否还有更好的反制措施?比如说对其猪肉和大豆采取措施?

梅新育:商务部一个字没提轮胎特保案,就是因为美国进口汽车和肉鸡有相关补贴,对国内相关产业造成了损失,因此应国内相关产业的要求,启动反倾销和反补贴立案审查程序。名以上这是一个独立的案子,但是从这个案子宣布的时间,奥巴马宣布轮胎特保的第二天。从这个案子涉案的商品金额,基本上是现在看是相等的,因此大家都知道这是对轮胎特保案的反制。之所以不这样讲,有利,还要为日后两边的案子通过和解创造机会。这样一个案子是启动的机会,并不等于是全部实施,按照反倾销程序,首先启动立案程序,还要由专家审,投票表决。

梅新育:这个过程需要双方的磋商,这样给双方提供一个调节解决问题的机遇。我们把这个对世贸组织的话,按照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申诉之后首先是磋商,提出磋商之后十天之内要答复是否接受磋商的请求,30天之内要进行磋商。如果磋商没有结果,申请成立专家小组开始审这个案子。即使成立专家小组审这个案子,打官司的全程,任何时候一方都可以提出调停和调节,也就是说动用这方面,他也是给对方创造一个下台阶和调停的机会。

应该说轮胎特保案到奥巴马宣布批准这个措施之前,中国和美国方面都是在进行谈判和磋商,并不是没有谈判和磋商。之所以这样奥巴马还要宣布这个措施,只是说双方的立场和条件相差比较大,无法达成一致。有这样贸易反制的措施,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让美国方面反对的力量有一个交代,最后采取更合理的解决措施。最糟糕的就是弄的两败俱伤,但是也比美国让我们单方面经济受损,还要损害国民的凝聚力要强。这样能够对以后的案子构成威慑,让他们不那么肆无忌惮的对中国发起贸易争端。我知道有的国家主张限制中国商品的人,在演讲里公开就是这么说,我们限制了中国的商品进口,但是我们对中国的出口不但没有减少,我们凭什么不限制中国商品?如果让所有的国家都看到,把中国惹怒了,损失了中国的利益,中国也会让你付出代价,这样他才会肆无忌惮的轻易采取措施吗?

郭哲:对这一措施我们提出的仅仅是立案审查的程序,但是美国已经开始要实施了,我们立案审查程序如果到最后实施还需要很长的过程,这个反击是不是力度不够大呢?

梅新育:要让美国感到其后面也会付出代价的威慑,重要的不是已经付出的代价,而是你要知道你将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贸易报复最重要的措施是威慑,如果我们把贸易报复当做是出一口恶气的话,那要看是怎样尽快的付诸实施。如果我把贸易报复的目的定做是以斗争定团结,我要看到是它的威慑作用。

梅新育:应该说是可以采取的反制措施里最快的。当然,如果我们还要想求快的话也有办法,明白的说我宣布美国全面实施贸易报复,从即日起对来自美国的进口产品施压,我也不用反倾销和反补贴的调查,直接宣布报复性的审查。

梅新育:但是直接这样就变成了贸易战,我们主张的是我们要保护我们国内产业的合法权益,我们用的是依法行事,不是搞贸易战的措施,国内法和国际法赋予我们的保护权利。如果要想盲目求快的话,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泄愤的。

郭哲:现在的情况似乎是,别的国家好像根本不害怕跟中国发生贸易战,而中国却很害怕跟别的国家发生贸易战,特别是民众也感觉到,中国总是担心出现什么问题,但是别的国家好像想怎么对你实施贸易保护主义就实施,从来不担心会发生贸易战。

梅新育:这有两方面的原因,中国是全世界贸易依存度最高的大国,就是说发生全面贸易战中国受到的损失会比较大。第二点,之所以给人这样的感觉,与中国的政治体系跟别人的政治体系不一样。人家的政治体系,人家议员可以公开大声叫嚷,比谁的话能够吸引的眼球多,说大话不费劲,说响话也不省劲,为了吸引人家眼球,话怎么耸人听闻怎么说。但是中国不一样,中国讲的话是讲究每一句话要兑现,他每一句话公开表态都很谨慎,当然内部讨论采取措施还好一些。按照中国的政治体制和国家的传统,政府对外表态每一句话都要讲究兑现,这就是说的不一样,所以给人的印象是这样的。

梅新育:我觉得全面的贸易战可能性比较小,因为双方目前都没有表现出打全面贸易战的意愿。像奥巴马他搞一个轮胎特保案,他的目标一是希望借此赢得多一点票数支持,支持他的医疗保险改革的方案。他讲了这么一句话,如果能够通过他医疗保险的方案,哪怕他的总统只当一任他也觉得挺值。在这个节骨眼上跟中国搞前面的贸易战,而他在很多方面还有求于中国,我想贸易战对他是不合适的,他没有这样的意愿。中国方面肯定也没有这样的意愿,而且从中国方面采取的举措,讲的有理、有节,也没有公开说这是贸易报复,官方表态也没有公开说这是贸易报复,等等各方面他都是留着给他们下台阶的地步。而奥巴马虽然宣布对中国轮胎实施特保案,但是把加征附加关税率降低了20个百分点,他实际上也想要给中国做一点示意,就是不想把这个矛盾激化的太强烈的地步。

梅新育:最好的结果是双方达成调解,两个案子都能调解好。最糟糕的结果,两个案子都付诸实施,你给了我一巴掌,我踢了你一腿,但是先伸手打对方耳光的人,知道教训了也不敢再贸然伸手了。就我个人感觉,我觉得后面的可能性55%,前面一种可能性45%。

郭哲:其实从奥巴马上台我们看到出了很多政策,包括以前说为了刺激经济,出了购买美国货的措施,现在的特保案,从奥巴马的政策是否可以判定美国已经全面走向了贸易保护主义?

梅新育:还不能说,什么叫贸易保护主义,他对所有进口都实施非常强的限制,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关税法,他所有进口都征收了非常高的关税,那才是全面的贸易保护主义。现在他的案子起诉件数非常多,但是他对一类商品,甚至一类商品中的几个品种实施限制,这样说是看着案子多,三天两头总有事情来,但是真正的影响面没有人家一个案子把所有的进口商品全部打倒,他现在还谈不上全面的贸易保护主义。这一起轮胎特保案来说,如果按照我们去年对美国轮胎出口22亿美元,这22亿美元占我们去年一万多亿美元出口总额多大比例?在美国几万亿进口额中占多大比例?在美国几万亿进口总额中它就是千分之一的比例。要说它是全面的贸易战的话,差的还比较远。

郭哲:我们判断不是这一件,还有别的系列,从经济危机中越来越显示出以美国为首的美洲、欧洲等国家,贸易保护的倾向越来越严重,至少我们可以看出他们的倾向越来越严重。现在这种情况下,是否会影响世界经济的复苏?

梅新育:它对世界经济的复苏肯定是构成额外的干扰,因为这样他的企业又要进行投资,又要开展生产,他要额外考虑我的投资和生产是否会遇到贸易保护主义,我的厂子盖起来,目标市场无法销售。这一次轮胎特保案,美国第二大轮胎厂商,他公开的跳出来强烈反对,他在全世界有那么多厂子,最现代化,最先进的工厂是在昆山,而且刚刚投产才一两年,昆山的工厂按照他当初投资项目跟昆山市政府达成的协议,这个工厂所有的产品都要出口,现在工厂才运行两年不到,就把出口的市场堵了,别的厂商还敢进行投资吗?这样他一举棋不定,各个行业都举棋不定,你的复苏从何说起?我们主张的做法是降低企业经营中的不确定性,而是增加和提高他的不确定性。

郭哲:美国的措施不仅损害中国利益,也损害美国国内自身的利益,也损害美国国内对中国投资企业的利益。

梅新育:美国跟我们37年的正常贸易关系,数百起的贸易争端。但是就我的记忆当中,像这一次贸易争端这样,美国相关产业几乎是一面倒的反对的情况还是头一次。正是这一点,我也觉得如果奥巴马和美国的某些势力想教训一下中国,他选择的突破口实在是很成问题。如果我们以后出于类似的动机给我们竞争对手搞一下的话,我希望不要重蹈奥巴马在这上面的覆辙。

郭哲:我们也吸取经验教训,这些年里我们可以感到面临着越来越多和越来越严重各种各样的贸易摩擦,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贸易摩擦?我们如何从根本上解决,或者缓解这一问题?

梅新育:我想对于贸易争端越来越多的感觉,这个问题我们要全面的看待。首先第一条,贸易争端的增多是我们取得成绩的负作用,如果不是中国制造的竞争力大大增强,如果不是中国出口快速的增长和扩张,会有这么多的贸易争端吗?不会有这么多贸易争端。提起来有这样一个故事,我们原来抗美援朝,我们把美国的联合国军打的落花流水,美国很多年以后谴责中国侵略。结果在国外,一个老华侨听到了愤怒谴责中国侵略的报道,我一辈子在国外听过别人骂我东亚病夫,我没想到我活着也能听到人家谴责中国侵略,所以中国贸易出口规模很小,贸易争端没有,但是那样恐怕也不值得羡慕。这只是说我们在中国制造和中国出口取得的成绩带来的负作用,而且在中国从发展中国家到公认发达国家的全过程中,中国都会保持全世界名列前茅贸易争端国的地位,因为这是在国际市场上份额的扩张,与其他贸易伙伴国天然贸易的增多。我们要想完全避免这个结果是不可能的,我们能够努力的目标是尽可能减少,但是不可能消除,这是一点。

第二点,越来越多的摩擦有时期的影响。我们现在要做的,努力让争端不至于过多,导致整个贸易体系崩盘,但是我们不能指望完全消除这种争端,不能指望在危机时期争端不增多。

第三点,在应对贸易争端的时候,我想我们要做的首要工夫,事前防范为主,事后应对为辅。目前我们在事后应对上用的精力比较多,但是事前防范是看起来平淡无奇,不像事后的报道那么方法。在事前防范我们做了很多,比出口的检测,贸易预警机制等等,以及在国外我们出口市场努力建立我们反贸易保护主义统一战线方面都做了很大的努力。我们接受外国留学生人数也在显著增长,这都是我们事前防范的努力。

郭哲:我想要解决或改善这个问题有几条,首先我们不能怕,要以斗争求团结,不能怕。再一个,可能要善于和充分利用世贸组织相关规则,我想我们对很多规则利用的不是很够,因为规则是西方国家自己定的,他们利用的得心应手,我们在这方面很有欠缺。再一个跟我们国内产业升级和调整也很大的关系,如果我们产品都是附加值很高,或者外国生产不了的东西,我想贸易摩擦也会相对少很多。

梅新育:对,如果我们能够不仅仅是掌握制造环节,而且能够掌握流通等等环节,我想我们企业在抗击贸易争端上,抗风险能力肯定会大大增强。

郭哲: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访谈到此结束,再一次感谢梅博士作客郭哲给大家做了精彩的分析,也再次感谢各位网友。

郭哲:梅博士是在代表相关部门表个态啊,对于这次轮胎特保案中国的反击应该说还是比较有利,还是比较适当的。

梅新育:我觉得是有理、有节,这是毛主席在抗战的时候应对国民党的挑衅和摩擦提出来的指导方针,我想用在我们跟贸易伙伴的扯皮上也很恰当。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

中国 我们 美国

推荐新闻-热点资讯-生活娱乐-科技兴邦-南海市新媒体资讯

推荐新闻-热点资讯-生活娱乐-科技兴邦-南海市新媒体资讯 备案号:

声明: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